鄂尔多斯 【切换城市】

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

2020年10月15日 10:04

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很多人认为这无疑是蚂蚁斗大象不自量力,毕竟“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

可现在2020年了,租客的腰杆是越来越硬气:“我不要房东觉得好,我要我认为的好。”这霸气的租房要求和几年前相比,那是万里挑一也难遇的。想必很多人就纳闷了“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



随着中国租购同权、房住不炒的政策越来越惠民,极大促进了中国租房市场成熟健康的走向,成功带动租赁经济的高速发展。借助共享经济,“租客网”以租客为核心,为广大租客和房东共同发声,“好生活、租着过”将会给租房市场注入更多健康活力,让租客依靠租客网的众多真房源,拥有更多选择,轻松实现“租客心中最理想的租住生活”。



谁还没经历过租房的辛酸史,但当租客遇到了“租客网”,租客网所构建的美好租生活的大租客生态体系,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给供需不平衡的租赁市场架起了一座牢固可靠的桥梁。租客网于2016年成立至今,作为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也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租客网突破传统的“强硬的买卖式租房体验”,从租客需求和房主需求两大需求方着手,创立了全民诚信租赁平台。——有第三方平台的支撑,让租客多了更多选择和依靠。



但,租客网不只是租客的依靠,针对租客关心的:“房租没标准、租房套路多、所见非所得、房东不诚信、押金难要回、吃亏难维权”和房东关心的“出租速度慢、空置期太长、租客素质低、房屋易被损、问题难追诉、维修跑断腿”等难题,以及中介最在意的“端口费太高、真实度太低、平台抢客户、没有公平性、房源数量少、成交机会低”等市场性难题,租客网从解决租赁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出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不同群体,率先开启了包括“租客惠、全民合伙人”在内的各类创新服务。



经过了长期的市场磨合,2020伴随租赁经济的快步稳定发展,租客网也和广大租客们一起迎来了租客黄金时代。大租客时代也在从传统的只租房融入到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的租住生活体验。随着2019年租客网旗下租客惠的大力度践行,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广大租客们不仅可以住理想的房子、和志同道合的室友分享点滴趣事、在吃喝玩乐上也更多优惠便利。当租客们更加快乐的享受租生活,他们会更加热爱这座城,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为梦想添加动力,“租客网”就是让租客希望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在租客网的助力下,生活的更加安心舒适。


相关推荐

只有我觉得工作辛苦?还是大家都一样的苦呢?

身处城市的人们本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面对辞职每个人的理由不尽相同,但都包含了难以言喻的心酸与苦楚。一.工资静止在3500璐璐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人事告诉她:你没有工作经验,工资只能给你3500一个月。3500扣除掉五险一金以及房租,在深圳基本就是月光。毕竟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底气,璐璐就抱着后期或许能涨工资的想法,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一年多,案子多的时候能多点补贴工资也会高点,但大多时候工资都静止在3500。让璐璐决定一定要辞职,是因为有一段时间较为空闲时,人事提出意见:要砍掉所有设计师底薪的1/3,等案子多了再补回来。现实就是现实,璐璐意识到当饭都吃不起,房子也住不起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苦苦坚持下去。二.和对象共进退很多人离开某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出于家庭和感情因素的考量,小李就是其中之一。小李决定年底要离开深圳,因为她的男朋友想要回老家发展,而且自己本来就不是深圳人。是继续留在深圳为了所谓的梦想每天挤地铁、跟房东周旋,还是跟男朋友回老家过着舒适且平淡的生活,她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和男朋友一起离开。小李也犹豫过,但是她觉得,人只能选择当下不会后悔的决定,不管将来如何,起码此刻觉得值了。三.加班加到崩溃刚毕业没多久的盈盈,换了这份工作后简直要被虐哭了,说着不提倡加班的上司确实下班挺早的,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周末还常常有临时安排的工作,连着加班了几个礼拜以后,天天都觉得好煎熬。朋友偶尔约个饭,她拼命完成的当天工作,想要早点下班,但临近下班时还是会有新的工作安排,无奈的盈盈只能一次次回绝朋友们的约会,日子久了,朋友们聚会也自动忽略了盈盈。有时候她会问自己:是不是我太娇气了?只有我觉得这种日子太难熬吗?又一次周末加班加到心态崩了,她狠狠哭了一场,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理由。四.努力得不到回报大兵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公司今年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们部门拿下的,本想着到年底应该公司会表扬他们部门并且有相应的奖励,但是出于某些内部竞争和其他的缘故,人事却通知大兵他们经理,这年的年终奖没有他们部门的份。年终奖对于大兵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年初时大兵就发誓今年好好努力,年底拿了年终奖就换一个好点、近点的房子,但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辛苦了一年,却连年终奖都没拿到,沮丧的大兵还是选择了放弃。年底到了,有人说,拿了年终奖就该走了,也有人说,再看看吧,也许明年就好了。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房租上涨的速度,再怎么奋斗也逃离不了起早贪黑挤公交的命运,是很多在城市漂泊异乡人的感慨。如果说决定离开深圳的租客们有太多遗憾,那么其中一定包含租客网给予他们的温暖。租客网从“单边收费”,以不收取中介费等一系列费用减轻租客经济负担,到推出“租客惠”优惠买单,让租客享受到档次更高、更优惠的生活,以及“全民合伙人”为所有租客提供一个新的创业赚钱机会。租客网一直努力在降低租客经济负担的同时,让租客的精神也得以享受,以租客的需求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不管你是继续坚守原地,还是有新的规划,相信,租客网都会一如既往为我们提供如家一般的温暖!

2020年08月19日 10:28

茅台股东大会今日召开 新帅“不当言论”被诟病

本篇文章1702字,读完约5分钟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茅台”)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今日召开。由于疫情因素影响,贵州茅台今年的股东大会也实施了“限流”,现场出席股东人数不能超过300位。而这个茅台换帅后的首个股东大会因为向所有股东搭售系列酒引发风波,雪球、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弥漫着来自股东的吐槽,“这届决策和管理层不行,开始算计股东了”。搭售系列酒行为引争议同往年的股东大会一样,贵州茅台仍会向所有股东“售酒”,不过这次售酒不再是往年一箱飞天茅台酒的常规操作,而是改为“大礼盒”,里面不仅包括飞天茅台、生肖茅台,还有茅台系列酒。此前茅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了让股东深入了解公司产品,茅台特意为股东大会准备了茅台主要产品礼盒。礼盒包括八瓶酒:53度飞天茅台酒、鼠年生肖茅台酒、茅台王子酒(酱香经典)、汉酱酒、茅台迎宾酒(中国红)、贵州大曲酒(70年代)、仁酒、赖茅酒(传承·蓝)(2.0)八个品种各一瓶。相较于飞天茅台和生肖茅台,茅台系列酒的投资属性、收藏价值都很低,从售价上看,茅台系列酒都是正常零售价格,没有优惠,有的甚至比电商平台优惠后的价格略高一点。由于茅台股东大会推出的“大礼盒”中含有茅台系列酒,有“捆绑销售”的嫌疑,贵州茅台此次股东大会尚未开始便遭到了猛烈的吐槽,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质疑声浪甚至直指高卫东、李静仁等贵州茅台的高管人员,“搭售系列酒赚股东的钱”。系列酒搭售的“左右互搏”长期以来飞天茅台酒和茅台系列酒的搭售在某些渠道都是不成文规定,“大润发、永辉都在搭售,公开的秘密”,一名业内人士指出。此前,茅台系列酒搭售行为多存在于经销商、分销商、终端店等层面,茅台公司对此一直明令禁止。去年6月,在茅台酒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会长座谈会上,针对经销商的搭售行为,茅台高层曾表示将启动第三方监查,深入各地区进行调查,并出具书面报告,一旦发现违规经销商,将予以通报并严厉惩罚。如今贵州茅台却公开在股东大会推出飞天茅台酒和茅台系列酒的搭售方案。业内人士指出,不排除茅台此举是因为系列酒经销商库存压力过大。自2016年提出“双轮驱动”以来,茅台系列酒快速增长,从2016年的21.26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95.4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茅台系列酒实现收入2.17亿元,同比仅增长了1.88%,远低于茅台酒13.8%的收入增速。贵州茅台对于搭售行为的“朝令夕改”或与高层人事调整、思路调整存在关系。今年3月26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调研公司营销系统指出,营销系统是集团的“尖刀连”“攻坚队”,事关企业战略和发展大计“当前,茅台集团营销体系主要存在不平衡和多层级两种情况。”业内人士当时分析,这也释放出信号茅台将加速发展系列酒的信号。不过茅台系列酒想实现进一步增长需要在新的价格带、渠道、细分市场等方面进行突破,难度很大。茅台新帅“不当言论”被诟病除了系列酒的增长烦恼外,茅台新帅高卫东还因为公开场合的某些不当言论被质疑。5月11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在某公开论坛上表示,“我们需要共同培育高质量发展、大踏步前进的企业群体。每一次疫情都会带来深刻的反思,那就是唯人类的健康不可辜负。茅台的股票市值高居全球烈酒第一,最近也不断的登上了国内的A股市值榜首,这体现了投资者对食品行业的重视和对健康生活的追求。”此话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公开质疑:“这得有多无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公然把世界卫生组织划定的一级致癌物当作健康生活的追求”;“酒精是一级致癌物,造白酒的就拜托甭提健康了。”即使在贵州茅台的投资者社群里,也有不少茅台股票的投资者表示,把白酒与健康相关联的话语容易让人误解,也有投资者调侃称,“董事长的意思是,大家都买贵的酒,能减少喝酒的量,少喝酒当然有利健康”。(记者陈琼)

2020年06月12日 11:40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